【職涯教練】那個歷經一年職涯教練的女孩,後來怎麼了?

在PTT的文章中,有一類我特別喜歡看,就是原PO在幾年後上站回自己的文章,告訴大家:經歷這些困惑與挫折,他最後下場如何。這類文章吸引我的因素,是因為它記錄了一段有始有終的心路歷程,而鄉民們也隨之全程見證。有些原PO是上來分享好消息,也有些並沒有善終,但不論如何,這些真實的分享,常常都引發我深刻的思考。

我也希望我現在要寫的這篇文章,能夠帶來啟發的功能。在2021年一整年,從和教練接觸盤點職涯、到中間兩次的長期教練計畫,究竟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、這整個過程是如何,我想要盡可能用透明、真誠的文字寫下來,無論現在看到這篇文章的你,在職涯是處於什麼階段——你可能是成功的主管、或正面臨撞牆期——至少有一點你是可以參考的:這篇文章所經歷的一切,都是真的。

尋找職涯教練的起點

先前我寫過這篇文章:【職涯教練】找到支點,撐起職涯,裡面描述了我是如何找到凱琳教練。

不過,在想找教練的原因上,我寫得比較含糊,用一種概括性的方式做總結。文中並沒有提到我的職業,但我想要補充一下我在自身專業遇到的瓶頸,更能具體描述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。

大學畢業之後,我做了一年的電視節目,後來發掘出對行銷的興趣,恰好當時也是facebook大爆發的年代,因此糊裡糊塗轉行做行銷。可是天性喜好變化、三分鐘熱度的我,工作的穩定度非常低,如果能撐過半年,已經很值得我吃頓大餐慶祝。不到30歲的我,已經換了非常多份工作,做過服飾業、百貨品牌、行銷公司、廣告代理商⋯⋯這一路上並沒有「找不到工作」的困窘,因此我的警覺性也很低,常常進公司沒多久,就在盤算離開的時刻。

在文章裡坦白這件事,我內心是有點掙扎,因為這是我比較不好的一面。不過,這些黑歷史也造就了現在的我,為我帶來經驗和人脈,所以,我也想要和過去這個不斷換工作的自己和解。

就這樣,歷經幾乎每年都在找工作的歲月,在年過27的一次轉職,我終於踢到大鐵板。不只一位面試官會皺眉說:「你的經歷都很短。」而我也囁囁嚅嚅說不出在工作上的具體成就(時間都太短,會有什麼成就?),薪資想當然爾是談不上去。最後是找到一份工作了,不過那是走過千山萬水才得到的offer,我甚至還有點僥倖的感覺。

也許是這份工作責任較重大,加上我也開始有自覺,我確實有做出能帶走的成績。但我依然是用一種「累積成績、才能換到好工作」的心態在看待,而且時不時就在往外看機會,彷彿只差一個決定性瞬間,讓我能痛快地把辭呈遞出去。

最後,這個時機到了,我離開待了一年多的公司。雖然為自己創下「史上最長」的工作記錄,但課題卻仍然存在。

我到底怎麼了?

我還是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工作。這令人沮喪。像去超市買菜一樣隨意瀏覽104,唯一的尊嚴只剩下「有大公司主動請我去面試」。

我從紅色大門走出來,試圖想要為自己感到驕傲,心態卻已欲振乏力。我現在還有轉行的本錢嗎?我的薪水是不是上不去了?離開行銷能夠為自己加分嗎?

有千萬個思緒在搶奪我的注意力,有時覺得A想法最明確,有時候B想法跑出來節外生枝,我在離職之後就不斷盤算著下一步,可是完全不知從何開始。有些人是因為沒想法而恐慌,我卻因為想法太多,沒辦法相信自己的決定!

此時,想要找職涯教練的念頭,慢慢在腦海裡成形。在一個普通的夜晚,我在Facebook上搜尋職涯教練,滑了幾篇文章後無意間發現凱琳教練。我覺得信任感是一種很無形的東西,我過去為前老闆服務,她是一個獵頭兼職涯教練,我為她設計如何在社群上打響知名度、強化專業度,明明有多元的行銷素材在網路上積累,卻及不上我和凱琳教練第一次用messenger對談時,那種渾然天成的信任。

我曾經被coach過,但並不是很好的經驗,使我在尋覓合作的過程中更加謹慎。話說回到第一次對談,雖然我沒有馬上決定要採取服務,但是凱琳教練開放、簡短、精要的回應,讓我覺得我們應該會滿合的。之前我以為,我是理性地依據篩選條件,才確定要找凱琳教練,但我發現信任感,才是最難創造的條件。

頓悟時刻:原來,這才是我的運作模式!

凱琳教練的一對一職涯諮詢有分三種模式,如果是第一次合作,通常是由「專案模式」開始。我以下摘錄之前所分享的文章內容:

在今年過年前,我們就開始了第一個月的教練。前面幾週,教練會請我回答一些問題,以分析我的心理功能。由於教練在美國,我們之間有時差,所以我們並非以對談的方式。本來我不太習慣,但後來覺得這樣其實有助我思考、整理。

在合作後的第四週,我迎來了自己的分析結果,也是我第一次跟教練視訊。教練分析出四個心理功能,而其中一個心理功能讓我有點驚奇,因為是一個我自己也沒想過的境界!可是,它似乎合理解釋一些線索。後續也發生一些事情,使我認為教練能夠挖掘出這個心理功能,真的對我腦袋運轉的方式,產生很大的正面影響。

撰寫前篇文章的當下,我才剛on board新公司2個月左右,在工作上還沒發揮功力,因此沒辦法寫出這些心理功能,後續如何呼應我在工作上的強項。不過現在我已經工作將近10個月,確實能感受到——教練所分析出來的心理功能所言不假。

首先,我的第一個心理功能是「善於把信息連結,產生一個點子,並整合資訊、描繪藍圖,把點和點連結成為有意義的圖像」。這是我自行簡化過的描述,不過我認為已經很大幅度總結了我的心理功能。如果現在回頭思索過去的職涯,似乎都缺少了能讓我發揮這個強項的工作內容,雖然能粗略地知道,我比一般人還擅長描述東西、或者很會與人口頭交流,可是也沒辦法更深入去分析自己。不曉得這算是巴納姆效應的一種嗎?隨著我在這份工作上的時間越長,我越能感受到,我的第一、第二功能的交互運作,並且為我帶來很好的成果。

至於我的第二功能請讓我保密,不然這樣太赤裸裸。我只能說,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的筆記本長得跟別人不一樣!當我用筆寫下重點摘要,或者自己整理思緒時,都堅持要把文字放進框框裡,還會排列每個資訊的層次,與同事說明工作項目時,也要先把架構畫好,才能有效地傳遞資訊。第二功能的應用,也是從未出現在我過去的工作當中,但它非常僥倖地在目前的工作上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為什麼會說僥倖?
本來,我找教練的目的,就是想打破我倉促進入一份工作的循環,找到更符合自身需求的工作。但是,去年我在「專案模式」的合作中,還是逕自安排了面試,然後喜孜孜地去上班,完全無視我可能會需要和教練討論的這件事⋯⋯也就是說,我其實是有點走運,才能在品牌策略的工作上做得頗為開心。但這段走運也算是歷劫歸來,因為入職之後,也有很多未知的挑戰等待我一一克服。

找到一份工作,其實只算是「剛開始」

我內心是把2021年當作重大的職涯元年,原因無他,就是我受夠了自己面對工作的方式、想要尋求真突破。因此當我確定拿到offer時,就打定主意要進入到「教練模式」,和教練進行長達3個月的1on1 coaching。教練會根據我的心理功能,為我擬定一套訓練課題,每個禮拜會有討論跟自行練習。每週coaching結束之後,我也會把當天的重點立刻整理下來,打成小小的筆記。

一般來說,剛進去一家公司時,是內心最不穩定、或最常探風向的時期。會馬上接收到很多關於這份工作的真實面貌,也有一些疑問、好奇、或懷疑,我通常會在視訊時和教練討論。在這過程中,我覺得我更清楚自己的內心戲是如何產生。例如,我會因為A事件的發生,而認為這是天要塌下來的可怕大事,好像需要動身解決!但教練會簡潔地用幾個問句,讓我梳理一下想法,最後解答(或甚至不需要解)就自然產生。

奇妙的是,我發現我越來越認識自己,生活上、工作上都是如此。

回到教練過程中的課題,我很扎實地學習了三個月,並且在工作上有實際的應用。過去我在做行銷的時候,偶爾會有一些不安定感,那是來自於「做事方法的正統性」。行銷,不管怎麼做好像都是對的,當你被說做錯時也沒有具體證據,造成我內心很大的不協調感。我渴望能掌握來龍去脈,站在一定的基礎上去處理工作,凱琳教練為我設計的課題,就補足了這一塊拼圖,徹底弄清楚的感覺真的很暢快!

偷偷說,教練傳授給我的某工具,已經成為提案中不可或缺的醍醐味。

這三個月中,有一段話是最常在往後的日子裡,跑進我腦袋的。完整的語句我已經不太記得,但大意是鼓勵我要做「傑出的行銷」。「傑出」這兩個字,很像天上耀眼的星星,而我非常想要得到它。每個人的激勵關鍵字不同,對我來說,這是我未曾從主管身上所得到的激勵感,這很大程度推動了我前進。

我不敢說有教練的幫忙,就神速提升我的工作表現,或讓老闆對我刮目相看。這三個月我在公司只是輔助型角色,上面還不打算讓我獨立運作、下面也沒有人可以帶,我就自己默默跟教練合作,默默進步。然而,公司後來發生了一些事,我內心也有很大的波動,但能夠在多重的變動中還能穩住自己,真的是因為整個教練計畫帶來的積極影響。

打破慣性,才能突破成長

2021年我進行了兩次教練模式的coaching,一次是在剛入職、一次是在年底。第二次教練模式的目的是要探討創業,不過如果要說下去可能要另開副本,因此我想把焦點放在職涯和我的轉變上。
提到我的轉變,就不得不說一下公司的狀況。不過由於我還在職,不方便說得太細節,只能說部門像多頭馬車,每個同仁都有自己的心思,在跨部門合作上也有一些待解決的議題。剛進公司時,這件事並不太干擾我,直到2021年底,人一個個離開、甚至上頭沒有任何人的時候,我就開始有點坐不住。最慘烈的時候是只剩我一個人,而我也開始盤算:「是否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?」

此時我正在第二次教練模式中,並且快要接近尾聲了。在最後兩週,教練請我寫下「事情最壞的狀況」,以及「可以解決的方式」,僅僅是透過這樣的書寫,我就發現很多自己沒想過的面向——「我所擔心的,是猜測還是事實?」以及「最壞的狀況只會發生在裸辭,待下來的壞處沒有裸辭大」。看清楚現況,對於做決定非常有幫助。以我的個性,是很容易從點跟點之間連到全宇宙!常常有一個小事件出現,我就急著要快點反應。也好險我仍然有時間和教練討論,在整個過程中,教練都沒有出手去「建議」我該怎麼做,只有在最後一次面談時,教練很具體地說出她的看法。

有許多話都言猶在耳,例如:在我擔心跨部門溝通會出狀況時,教練提醒我的第三功能,是有機會發揮運用的;同時也鼓勵我打破慣性,不要遇到問題就習慣離開;還有提點我如果繼續留下來的話,對職涯會是很大的躍進。雖然現在說起來輕鬆,但當時我內心充滿動盪,對自己的想法感到沮喪、也怪自己又落入跟先前一樣的困境中。畢竟2021年的教練過程,我就是希望能導正自己的思考模式,也許年末公司的動盪,也算是個試煉吧!考驗我是否有成長,能不能把自己的學習消化成行動。還記得我在列出「事情最壞的狀況」時,寫下了「對自己失望」這幾個字。對我來說,金錢、找工作、或生活壓力,反而沒有比對自己失望還來得無法承擔。

後來呢?後來,我捨棄掉離開現職的想法,留下來了。

對照當時所擔憂的事情,8成內容其實都沒發生,反而因為留下來,我翻轉輔助型角色的定位,獨立對客戶提案,做出讓人驚艷的成果。這個過程是有一點點辛苦,部門0同事,這段時間也只能加班把事情做完。但我很高興自己有熬過這一段,這之於我個人,是有很大的意義!除此之外,公司也對我的付出有正面的肯定,並給予實質上的獎勵。要說這一切是恰好嗎?我覺得是因為我在2021年做了對的事情,和凱琳教練進行coaching,在思想上、還有工作職能上,都有顯著的進步。當然教練也有施展語言的魔術,當她說「留下對我的職涯會有很大的躍進」時,我就開始想摘星星了!

話說回來,教練合作的價值究竟在哪裡?

這個段落,綜合了我1年8個月與職涯教練前老闆一起工作的經歷、以及1年間與凱琳教練coaching的想法。我在當前老闆的助教時,也會收到職場人來詢問合作方式跟費用的訊息,職涯教練在當時或許還不是那麼普及,不曉得教練實際上能給到什麼幫助。究竟是找工作?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工作?還是解決職場上的困境?無形服務不容易用文字或語言讓人理解,它最終能帶來的價值是什麼。無法用精準的指標來衡量時,就讓人產生一種懷疑——這個東西真的有用嗎?有幫助嗎?再加上,資質優良的教練收費並不便宜,要跨出合作的第一步有難度在。

我很知道這種感覺,在採取行動之前想再三確認、反覆詢問,都是十分正常。不過,與其把教練合作看成是一種消費行為,去評斷它「值不值得」,我覺得比較好的概念是看成「自我投資」。投資需要時間看出效益,自己做功課的程度,也會反映在成果上。我的收入是非常普通一般,沒有年薪百萬,不過以2021年的成果來看,這筆投資帶給我的回饋很大。我很認可職涯教練帶來的益處,也希望這篇文章能一揭這種無形服務的面紗。

加上過去經驗,我這已經是第三度採取職涯教練的合作。下面三點是我認為尋求職涯教練合作時,可以特別關注的:

  • 信任:沒有信任感的話,溝通只會變成左耳進右耳出,起不了真正的幫助
  • 自我:和這個教練合作,你能不能在這個過程中大膽地當你自己?而不是因為教練表現出權威的樣子,就覺得自己應該要配合?
  • 行動:是否每一次面談,都能讓你往想要的方向更推進一點?能不能感覺到自己的成長?

還有N哩路…

2022年,工作上的挑戰還是陸續出現,很像坐大怒神一樣上上下下。我的職涯仍然是未完待續,不過我感覺到力量在我身上,信心也在,我想這N哩路,不會像之前一樣走得這麼不知方向。

不知道這篇文章應該收斂在哪裡才好,因為這些文字是自然而然從我的腦海中流動到螢幕上,組織結構也許稍嫌鬆散。不如,分享一則我很喜歡的詩詞作為結尾:

《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》

巴山楚水淒涼地,二十三年棄置身。
懷舊空吟聞笛賦,到鄉翻似爛柯人。
沉舟側畔千帆過,病樹前頭萬木春。
今日聽君歌一曲,暫憑杯酒長精神。

其中這句「沉舟側畔千帆過,病樹前頭萬木春」,我引用一篇文章所提到的意思:

作者以「沉舟」、「病樹」比喻自己,固然感到惆悵,卻又相當達觀。沉舟側畔,有千帆競發;病樹前頭,正萬木皆春。他從白詩中翻出這二句,反而勸慰白居易不必為自己的寂寞、蹉跎而憂傷,對世事的變遷和仕宦的升沉,表現出豁達的襟懷。二十三年的貶謫生活,並沒有使他消沉頹唐。因為這兩句詩形象生動,至今仍被人引用,並賦予它以新的意義,說明新事物必將取代舊事物。

即使是再糟的狀況,依然有樂觀的機會;長久的黯淡,不代表光明不會出現。那個曾經換過10份工作、經歷一年職涯教練的女孩,後來⋯⋯後來仍然越來越好: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